新冠肺炎为什么不会成为影视业的“黑天鹅”?
配音联盟  2020-02-24 13:29

跨越疫情经济周期,需要中国全行业上下游携手共度难关,深网推出《共克时艰》系列报道,是为第九篇,新冠肺炎为什么不会成为影视业的“黑天鹅”?

“已经有不少剧组提交复工申请,但是现在还没有剧组通过审核,大家必须确保万无一失。”一名横店影视城内部员工告诉《深网》。

2月10日,随着《关于确保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影视企业(剧组)安全有序复工的指导意见》的发布,横店、象山、东方影都等各大影视基地纷纷将复工提上议程。

根据《意见》指导,复工被分阶段实施:第一阶段复工从2月13日开始,影视企业(剧组)员工春节期间均在本地的,经审核通过后优先予以复工;第二阶段复工时间,根据疫情防控形势确定;第三阶段复工时间,为疫情防控措施解除后,恢复正常拍摄。

一位融创文化内部员工同样告诉《深网》:“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内部已经开始有序复工,产业园也正在认真规划疫情期间新的业务流程,在做好防疫工作的基础上,让亟需开工的企业、剧组顺利复工,但目前还没有复工的剧组。”

“年前横店滞留了一些剧组,在停工后横店相对封闭也没有出现感染现象,所以才会考虑逐步复工。但目前还需要小心行事,好不容易等来复工计划,现在需要大量前期筹备。谁也不想因为意外发生而影响整个行业的复工节奏。”上述横店内部人士则告诉《深网》。

受疫情影响,从贺岁电影陆续宣布撤档,到全国多个省市陆续公告取消大型活动、关闭部分文化娱乐场所,再到情人节档集体退出,各大剧组拍摄计划延期,疫情下的电影行业反应迅速。

通常情况下,从除夕到元宵节,半个月间就能产出全年十分之一的票房,正因为如此,春节档是一年当中电影最重要的档期之一。撤档之前,《唐人街探案3》曾在预售票房中遥遥领先,23小时破亿创下华语电影预售票房最快纪录。陈思成的《唐探3》、“囧”系列终篇《囧妈》、《哪吒》后又一国漫电影《姜子牙》……行业人士预测2020年春节档将会创造现象级票房。

复工中的影视业:《囧妈》难改游戏规则,疫情下拒绝“黑天鹅”

《唐人街探案3》主要出品方之一万达电影,《姜子牙》主要出品方之一光线传媒,在资本市场也受到一定影响。徐峥却携《囧妈》另辟蹊径,除夕当天,字节跳动宣布,大年初一《囧妈》在西瓜视频、抖音火山版等头条系APP上免费播放。论及这次特俗背景下的合作,字节跳动终究也没能改变过去多年形成的天价采购模式。

尽管疫情期尚未结束,但《囧妈》模式也很难掀起电影行业未来真正的变革。不过,如今的电影市场头部效应依旧在增强,大部分票房则集中在高成本制作的影片和热门档期,很多电影上映初期在排片率上就会遭到竞争对手的大幅压缩——或许对于这类空间有限的电影来说,《囧妈》转网模式未来更具参考意义。

冷静的追随者

西瓜视频拿下《囧妈》后,原定于情人节档上映的《肥龙过江》也宣布转为网播,并提前至2月1日在爱奇艺与腾讯视频同步播放。

知情人士告诉《深网》,爱奇艺方与《肥龙过江》片方开始沟通是在1月28日,而双方达成协议总共花费的时间只有2天。

在版权竞争里早已摸爬滚打多年的爱奇艺和腾讯视频这次并没有直接天价采购,而是采用了相对保守的“保底+分账”计费方式。会员用户观看也需要付费6元,非会员用户则是12元。

早在2019年3月,“优爱腾”(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便尝试过这种路线,在院线上映仅32天后《新喜剧之王》便可在线观看,普通用户支付12元的费用(VIP会员半价)便可观看全片。

窗口期的缩短,对于非头部影片来说,规避竞争的同时也通过互联网获得了丰厚的收入。据云合数据统计,院线电影上线平均窗口期从2016年的101天发展至2019年的47天,总体减少了54%。

“作为电影人,我希望我的影迷、观众朋友们可以在电影院的大屏幕上享受影院整体视听带来的畅快观影感受,这也是每位电影人的共同愿望。在互联网发展的当下,电影内容移动化网络化也是必然的趋势。日后在个人能力范围内,我尽力做到我的电影作品在电影院里上映后,互联网上的播放依然点击爆棚……”演员甄子丹在个人微博上写道。

线上视频网站终究难以取代院线的票房上限和社交娱乐的需求。多名业内人士告诉《深网》,这种现象的发生只是肺炎疫情下的偶然事件:“电影行业出现的两个‘特殊’案例而已,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头部商业影片‘先院线、再线上’的模式依旧不会被改变。”

对于视频网站而言,像字节跳动一样花高额费用采购院线电影的独播权早已不是新鲜事。

2014年,光线传媒曾与360合作推出“互联网+传统影视”这一模式,双方联手打造在线收费点播业务“先看网络”。但不到一年时间,360就全盘撤出,以“电影在线付费模式与视频聚合模式不宜并存”为由结束合作。

依靠天价内容采购势必会加重视频网站的亏损状态。目前,比较成熟的形式是在自制的基础上进行垂直专业内容的宣发,在这个过程中提高用户黏性并进行成本控制成为重中之重。

各取所需

由《囧妈》开启电影发行的线上化征战,是遭遇撤档风波后的另类突围,更是导演徐峥生意本质的体现。

在字节跳动与影片出品方欢喜传媒达成的协议中,字节跳动提供了大流量入口的同时向欢喜最少支付了6.3亿元。

事实上早在2019年11月,欢喜传媒就以总票房24亿元的价格将《囧妈》的保底发行权授权给横店影业,而通过这笔交易欢喜传媒将会提前获得不少于6亿元的保底收益。

片方要想获得6.3亿收入,院线则要获得16亿以上票房。而在2019年春节档中,票房第三名《飞驰人生》的总票房也只有17亿。

但从预售情况来看,《囧妈》与《唐探3》差距甚大,甚至不及《姜子牙》,外界普遍不看好其预估的24亿保底。欢喜传媒的一则公告曾显示,电影《囧妈》制作成本为2.17亿元,其中徐峥个人所得8700万元。

即便在上映后,《囧妈》口碑呈现一路下跌之势,其豆瓣评分至今未过及格线,但这些却不妨碍欢喜传媒的全身而退。

单就从2.17亿元成本上来看,即便加上2亿宣发费用,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的合作已稳赚不赔。在欢喜和字节跳动的授权合作发布后,欢喜在24号港股最后半个交易日,股价大涨43.07%,市值迅速上涨了18.6亿港元。

除了天价片酬和版权收益,徐峥也享受着股价上涨带来的巨大收益,徐峥还有除导演和演员外的另一个身份——欢喜传媒大股东。从欢喜公布的股东占比可以看到,徐峥个人与欢喜传媒老板董平持股比例均为46%。

这场合作的另一方,字节跳动因为“请全国人民免费看电影”的噱头备受赞誉。

在这个春节期间,快手投入了10亿红包预算,抖音针锋相对地宣称投入了20亿,阿里系、拼多多、B站等出手均可谓大手笔,目的也很简单:品宣和拉新。

单就从收入上来说,字节跳动在短时间内很难通过《囧妈》收回6.3亿元成本。但是从拉新的角度来看,按照100元的获客单价来说,字节跳动只需新增600万活跃用户。据APP ANNIE数据显示,西瓜视频从1月25日起长达一周的时间均位于iOS热门APP免费榜榜首。从初一上线开始,《囧妈》在头条系旗下的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抖音火山版等平台上,三日总播放量超过6亿。

共度时艰

“动画,不是一个人的破釜沉舟,而是一群人的齐心协力。”《姜子牙》的撤档声明里写到。

众所周知,影视行业大抵分为四类:投资方、制作方、发行方以及院线。投资方负责影视作品的前期投资,制片方包含制作团队、演员、导演等,发行方将影片进行售卖,院线则负责全国影院、放映设备的管理及排片工作。

春节档开始之前,影院往往会事先自发投入大量宣发费用,而对于三四线甚至更偏远的城市来说,春节期间的人流返潮带动着一年一度难得的消费增长,春节档更成为这些地方影院盈亏的决定因素。

《囧妈》自谋生路的做法独善其身,却引起行业上下游不满。除夕夜,浙江省电影行业发布一份关于电影《囧妈》网络首播的声明,直言《囧妈》互联网首播是一种破坏行业基本规则的行为,此后,联名院线超过三十家,几乎占据全国院线的70%,事后徐峥个人也出面道歉。

但有分析人士告诉《深网》:片方和影院虽然是同一个利益共同体,却没有彼此互相承担风险的义务,如果票房无法完成对赌,影院肯定不会给予补贴。疫情结束往往会伴随着报复性消费心理的出现,而五一档或暑期档成为这些撤档电影最佳选择,影院依旧拥有很强的竞争优势,但现在只能期待着疫情早点结束。

由于春节期间疫情的影响,民众纷纷放弃外出娱乐选择待在家中,这对于线上文娱行业的发展却是一次难逢的机遇。

而以优爱腾为代表的网络视频平台在线下影院消退的情况下重新找回了主场,成为春节文娱消费市场的主力军。对于各大卫视来说,疫情也创造了多年未见的收视新高。

疫情期间,库存的口罩成为硬通货,库存的影视剧则成为在线视频网站和电视台的硬通货。

公开数据显示,欢瑞世纪、华策、慈文三大影视剧生产大户的库存剧价值在10亿人民币左右。此次疫情则为其缓解库存局压力创造了良好环境,股价也一度呈现上涨之势。

另一方面,疫情期间的拍摄空白期更长远地也将影响到未来存量市场。目前《大江大河2》、《有翡》等较大的剧组还均未复工,不少正在筹备打算年后开机的剧组,开机时间更是无限延期。

“在完成场地排期和演员档期的重新协调后,剧组开机时间保守估计要推迟到5月份。”一位电影制作人告诉《深网》。

停工后,滞留员工和演员的酬劳吃住以及场地租金的开销仍在继续。行业人士告诉《深网》,拍定制网剧往往需要提前垫资,并且根据前一部剧的资金回笼情况才能决定下一部剧的垫资能力。小公司资本有限,往往因为一部剧的垫资而周转不开。

为了减小剧组的损失和压力,横店、象山、东方影都均出台措施,为剧组全免拍摄基地、摄影棚费用,并为群演提供租房和生活补贴,以共度时艰。

结束版权抢购大战后,以优爱腾等为代表的流媒体早已开始参与制作原创内容,此次疫情对内容储备和播出也带来一定影响。

几大网络视频平台今年一季度均有重点综艺录制安排,如《青春有你2》《少年之名》《创造营3》《我这样生活》等,目前都因疫情影响,变更了录制计划。

任重道远的网大

在BAT接管比赛后,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无疑家底最殷实,重新制定了行业规则。

2019年5月,爱奇艺发布了“爱奇艺原创电影计划”,将以独家投资、联合制作、院线发行的合作方式,与制作方共同创造更多优质内容,腾讯视频也在2019年,正式将网络大电影“升级”为自制电影,日后更将是腾讯视频重要的发力点。

过去几年,通过在内容上下功夫,优爱腾虽然能相互竞争,夺取电视台的观众,却要为此每年付出百亿内容制作成本,盈利遥遥无期。

好的现象是用户的付费意识的确觉醒了,会员人数增长迅速;不过,目前国内视频会员收费远低于Netflix,依然还不足以弥补整体亏损。国内三大视频网站激烈竞争的格局,决定了优质内容的分散,导致了会员忠诚度低。

在这样的情况下,天价买断头部内容只是权宜之计,可以在初期阶段积攒人气却无法形成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囧妈》虽在字节跳动的拉新上起了很大作用,却没有改变过去多年形成的天价采购模式,也就不存在革新的意义。

《囧妈》和《飞龙过江》的转网并没有带动行业产生蝴蝶效应,更多撤档的电影依旧在等待着行业复苏,长远来看新冠肺炎亦不会成为影视行业的“黑天鹅”。

据娱乐资本论统计,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期间,优爱腾一共上线了42部网络电影,且其正片有效播放总量同比去年春节期间上涨了110.19%。值得一提的是《肥龙过江》上线当天推动网络电影正片有效总播放量同比增长率到达259.22%。

云合数据显示,目前网络电影点击量排行榜中,《肥龙过江》在腾讯视频和爱奇艺两个平台凭借1.12亿点击量位居榜首,相比之下《囧妈》在西瓜视频点击量为5000多万。

猫眼专业版统计,在近期上映的网剧中,《巨鳄岛》在上映19天后收获了超过1347万元的票房分账,远超800万元的制作成本。

网络电影稂莠不齐,用户愿意为院线电影买单,其本质是对背后的品质买单,院线电影依旧和网络电影有着巨大差异化。

疫情期结束,传统电影行业的核心竞争力不会改变,三大视频网站的核心竞争力,也依旧要回到IP资源和自制内容,和院线电影依然有很远的距离。

事实上,自推出第一部原创电影《无境之兽》起,Netflix也在一直在探索院线和平台同步上映的可能性,在经历了好莱坞质疑和戛纳退赛风波后,凭借《爱尔兰人》《婚姻故事》等作品完成了证明。但如今的中国市场尚不具备相应的条件。

对于中国线下影视行业来说,冬已尽,春可期。

配音小组(28) 更多>>
外语配音小组成员 38
配音是一门语言艺术,通过配音演员富有感染力的声音以及恰如其分的表达,塑造出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渲染出饱满而丰富的情感。因此,配音无论对影视作品、广告宣传还是对品牌推广、专业宣讲等都至关重要。
童声配音小组成员 41
童声配音小组
动漫游戏配音小组成员 98
从选音色、配情绪、调节奏,每个细节都严谨把控,要求每一位配音演员认真对待每一件配音作品,在配音前,认真解读与领悟配音作品背后的故事与情感,让自己置身其中,然后再通过节奏、情绪等专业表达将情感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
超低价格配音小组成员 14
价值够大,价格够低 为你的内容配上声音,帮助你的媒体从平面进化至立体。
明星模仿配音小组成员 11
明星模仿配音小组
高端配音小组成员 55
除了保证配音作品的高质,“高效”也是好声音始终坚持的原则。一个优秀的配音演员会在第一时间找到匹配配音作品最佳的点与最好的度。通过短时间的揣摩与试验,便能将最完美的作品制作出来。好作品不以牺牲时间为代价,这就是我们只挑选全球“悟性最高”的配音演员最大的理由!
方言配音小组成员 23
常言道:“物以稀为贵”。正在被弱化的方言,像“濒危动物”一样,因为稀少而弥足珍贵,需要保护,也重新得到了人们的重视。日渐崛起的国漫、国产剧电影,方言配音增多。作为家乡语言,方言配音亲和力强,有受众人群。方言,作为一种文化,不能流失。作为一种很有魅力的语言,方言配音的市场,未来可期。
西安诺声配音小组成员 11
西安诺声配音小组
成都微调配音小组成员 5
我们提供一站式打包服务,能处理各类型规模和硬实力的团队。价格透明合理,效率高,常年与各大配音传媒公司和广告公司合作数百家。
郑州声声入耳配音小组成员 4
郑州声声入耳配音小组